678滑雪俱乐部

13801240125

关注我们:

查看: 1710|回复: 0

转:北大湖雪场树林迷路及获救情况说明

[复制链接]

19

主题

19

帖子

2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5
发表于 2015-11-9 15: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和朋友:老狼、老朱、莎、玲正月初三开始在北大湖滑雪。当天遇到大雪,能见度较低,一直爽滑野雪道。在下午三点左右时我和玲打算试着爬南楼山去滑没人碰过的粉雪。

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我们下了二索吊椅后向左前方移动。当时能见度极差,完全看不到南楼山和三号雪道。我们试着凭记忆向南楼山方向前行一段距离后依然看不到山顶和雪道,接下来向大概的雪道方向穿着雪板横着向上移的方式爬了很短的一段后,在右侧看到好象是三号索道的上站,向缆车站走了一段路后确认是缆车站,依然看不到雪道和山顶。决定放弃。滑回二号道收板。

当时以为就在离二号道几十米远的树林旁。以前从那里进过树林,之后向左一直横切的话,只要十来分钟就可以回到二号道。当时也的确被树林里没人滑过的新鲜粉雪吸引,感觉玲的体力很好对雪板的控制力也不差。于是和玲商量一起进了树林。

事实上我们进入的树林并不是我理解的离雪道很近的那片林子。进入树林下行不到五米,玲因为雪板窄、雪又湿重又厚,不停的摔倒,我们更急于向左横切,想早点回到二号道。我在前面开道,无法完全等高线的横切,因为如果不下滑的话,就没有速度,雪板太容易扎进雪里然后就抬不起来了。因此一直向左同时向下滑行。滑行过程中左脚一直是山上脚,因此确定自己在坡上向左滑。为了雪板不陷入雪里,一直重心明显靠后让板头抬在雪外在滑行,大腿一直在吃劲。

玲在后面经常摔倒且起身困难,我多数时间处在等她起身、确认她没有受伤还能滑行的状态中。玲希望我自己滑出去不要等她,如果我能滑出去,她也可以跟着我的痕迹出去。

我在等她还是自己先出去开路之间,犹豫了一下,决定等她。后来的电话中老狼也希望我等她一下,他怕玲万一受伤,我很难回到她身边给予帮助。在求助前,我和玲两个人一直在给对方鼓励,在对方没信心时另一个人总是说:没问题肯定会出去的。

就这样到下午五点时因为一直没有回到雪道,我开始担心。打开了手机的数据交换和GPS功能,做了一个高德地图的定位截屏。发给了老狼和以前在这个树林滑到过谷底的卡卡。卡卡没有收到,老狼收到了这个截屏。之后又打电话给他们俩,因为电话中我表达的依然是感觉在二号道附近的树林,因此他们两个的意见很一致,说只能向左一直切,肯定会回到二号道甚至一号道上来。


在电话后的滑行中,我摔了一跤,左板头顶到了小树上,右板滑过去后,两膝盖向里别着X型摔倒,左膝内侧很疼,完全动不了,自己尝试脱板未遂,开始请玲滑到我身边帮我脱板。脱板十分困难,之后的穿板更加困难。在穿上板子之前我再次打电话给老狼,因为天要黑了,我表示希望可以联系雪场给我们帮助。我担心我们两个再滑行可能受伤,也害怕是不是会有什么野兽出现。那时是下午五点三十分左右。

之后老狼很快联系了雪场,随后他与我、LEE(救助队员之一)建立了一个微信群,让我用微信共享当前位置。接下来,北大湖的何总和我进行了沟通。他首先要求我们一个人关掉手机贴身放置,另一个人手机不用时也要贴身放置,防止电量流失。接着问我:下二索缆车后向哪里滑行?看到废弃缆车时是几点钟方向?是否向上爬行?爬行了多远?下滑后大概向哪个方向?几点起开始进入树林?感觉滑行的速度如何?十分钟内大概滑行多远?开始停下来求助是什么时间?接下来他问我附近有什么样的树?松树干直径大概多少?松树大概多高?
还让我描述雪上被风吹出来的雪浪形状。让我看着地上的雪浪,把雪浪切开,告诉我陡的一面是南,缓的一面是北,因为头一天是南风。同时他为了判断我们的位置,让人在雪具大厅处放烟花,但我们当时完全看不到,只能看到云层中散射回来的一些亮光。放了两次烟花都是相同的感觉,他问我大概从哪个方向看到的,我感觉是西南方,但当时嘴一瓢说成了西北。。。
何总还问询我身上是否有吃的。我告诉他,我背包里有热水、有食物、有手机的备用电池、还有手电筒及手电的备用电池。他说别担心,目前树林里的温度在零度左右,你这些东西够用一礼拜的了。。。(领导啊,你是打算过完年下礼拜再派人来找我么
在交流的过程中他派压雪车上山,压雪车在二号道上一直开着象警灯一样旋转的大灯,他要求我们背对背站着每人负责观察180度内是否有光亮。一直问我们有没有看到车灯,我们却完全看不到。压雪车开到山顶后,我们还是看不到车灯。雪场派出两组人员进行搜救,一组队员狼(不是雪友老狼,他是北大湖的救援志愿者)和LEE根据已有的信息直接从雪道横切寻找。另一组队员学文和凯宏从山顶我们的滑痕开始寻找。横切的一组在快七点时接近我们,何总让我们打开手电,用手每秒挡住光亮一下形成闪烁自东向西打在附近最高的树稍,为搜救队员指引。

我们在七点左右完全天黑的状态下,听到搜救队员的说话声,看到他们的手电光。那一刻,他们的出现让我们的心中充满了暖意,感觉不再孤单、害怕。他们真的是我们心中的英雄。何总问我在哪个方向看到他们的手电光,我说大概是东南方。他说这个方向的判断应该是对的。队员们揣着两个汉堡来到我们身旁,(我们当时完全没有感觉饥饿,汉堡们陪着我们四人在雪中跋涉了四小时后又回到了雪具大厅。)LEE穿着踏雪板,而狼只穿着普通的鞋子。
他们在向何总汇报已经找到我们后,LEE拿着我的雪板在前边走,让我踩着他的足迹随行。狼拿着我的手电、玲的雪板和玲走在后面。当时雪深及大腿根,很多地方已经过了腰,坡度比较陡,我们要在坡上横切着向左走。树林很密,LEE和狼一直在和另一组队员及何总联系,以确定最可行的前进方向。

玲和我已经进入树林四小时,体力消耗了不少,有时要从倒伏的大树上爬过去,有时要迈过雪中的树枝,有时还要从灌木中钻过去,有时还要从树枝下爬过去,有时还要小心不让雪鞋陷到深不见底的树枝缝隙中。我当时走几步就会摔倒,再站起来比较吃力。一路上,狼和LEE对我们十分耐心。而我满心全是愧疚,虽然十分疲惫,虽然我左手肘处肌腱发炎无法吃力也无法伸直,但我所能说的也只是想休息一下下。我还能有什么可说的,所有的麻烦全是自己惹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害怕或者流眼泪。。。
就这样缓慢的在树林深雪中前行,两位队员在我们休息时,还有心情抬头45度角仰望星空,附近全是云,但我们上空的确星光灿烂。我不时跌倒,想站起来时手拄哪里都拄不到底,靠腿部力量站起来对我来说越来越难。(若不是去年我为了减肥拼命的锻炼,每天不是走十公里就是游两公里或者皮划艇十二到十五公里或者去夜爬香山,真不知道下半夜我能不能走出险境。此处可以扔鸡蛋)。LEE和狼依然很耐心,最后一段不到一小时的路,我开始感觉手电光晃的我头晕恶心,我只能在手电不晃动时走,一晃我就有分不清上下左右的感觉,他们说是因为我太疲惫导致的。最后我完全不能让他们的手电光晃到我,只能靠着星光在雪中跪行。
玲一路上都跟在后面,一直都说她很好,她没事,虽然她摔倒后站起来也很吃力,虽然她回到酒店后才说在雪地里穿着雪鞋行走真的很辛苦。。。但她一直跟在后面没有任何抱怨。直到回到明亮的雪具大厅,我才发现她雪裤的裤裆处被树枝划烂,成了开裆裤。。。(我把树林中那条兰色雪裤送给了玲,跑题鸟。此处可以扔白菜叶)
因为我开始畏光,队员们走快了一些和我们拉开了一点距离。后来听到狼大声喊:“离雪道只有一百多米了!树林外风很大!”我听到这话,一点也不兴奋,因为在雪中跋涉的四个小时中,我每次问LEE还有多远,他每次都自信的说还有一百多米鸟。一百多米--------对我来说不再是距离,只是善良的LEE对我的语言安慰。(也许LEE看到此处时会说:我从未说谎也不是安慰,事实就是一直只差一百多米,因为您行进的速度跟蜗牛一样一样地慢哪。。。)
后面的路,一直在向左向上爬,最后我们突然看到压雪车灯光的那一刻,我才相信狼说的一百多米是真的。玲后来才说那一刻她好想哭,终于确认不会死在那片林子里了。(听到她这么说我的心又揪了一下。。。)看到雪道了,我听到一个姑娘说:我非得好好看一下她们长啥样,我在这里等了她们五个多小时啊。(我的愧疚当时又乘以2了)她就是凯宏,拿着手机要给快到雪道的我们拍照,我说不能拍,太丢人了,她体谅的只拍下了狼抗着雪板出来的照片。事后好后悔,为什么不让凯宏拍照,没有被救助者的身影,很难显现中出救助队员的艰辛。学文沿着LEE的脚印来接我们,他想拉着我的雪杖让我借力,我也没法浪费时间解释我的左臂不能拉抻,只能说我站不稳还是自己慢点走到雪道上。


回到雪道上后,我们很快坐上了高大上的压雪车,一边在雪道上压着雪条一边回到了雪具大厅。(在压雪车上,我还有闲心在想:加拿大的雪猫滑雪估计坐的就是这玩意吧?)


在雪具大厅的门外,莎跑出来,她本想指着我们两个好好奚落一番,不成想,见到我们的一瞬间却突然泪崩,她抱着也是满脸泪水的玲一直说:你们好讨厌啊,让我担心死了。我抱着她们两个,只能一直说:实在太对不起你们了,是我的不对。那时的我真的羞于流泪,心情太过复杂也不是泪水可以表达。一进大厅碰到乐风,他说:干姜,你终于出名了!我捂着脸走进大厅。。。之后雪场的何总,刘总(跳哥)和很多工作人员,还有我们的十几个雪友都在饿着肚子等着我们,没有一句批评和抱怨。可我真想找个地缝躲进去,要不是饿得我血糖和智商全部偏低,哪好意思和他们一起共进夜宵?


之后不再细表:就说说这次遇险我的问题所在吧:
1,首先因为遇粉雪爽滑后太过兴奋,高估了自己的滑雪水平和体能,低估了恶劣的天气。
2,不该在三点多快四点,缆车都快停的时候,尝试爬山,更不该进入树林,无论水平高低,雪板是否合适,也无论是否是曾经进入过的树林。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人不会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就算是曾经滑过的树林,不同的月份不同的天气还有不同的伙伴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更何况因能见度太低,进入的根本不是曾经滑过的那片树林。
3,在进入树林后,因发现同伴不停摔倒,雪又厚又湿重后,不停的在向左向下滑,完全没有意识到在有坡度和弧度的山上,离二号道渐行渐远。
4,如果在滑雪前能好好研究一下高德或谷歌地图上的地形,或者遇险后,看电子地图更平静一些,会从容很多。因为直到228日我才看明白当时的高德地图的截屏上哪是二号道,哪是五号道,哪是杠梁。
5,在向雪友们求助时,还是比较主观的认为自己在离二号道不远的树林,导致雪友们的指导也是按我的描述给出的。
6,在与此次救援活动的总指挥何总的电话沟通中,描述不够清晰准确,如果能更准确、严谨和客观一些,会缩短救援时间。
7,背包中缺少求生哨,在树林密布灯光很难穿透的雪夜,长距离寻找时哨声比灯光更有穿透力。短距离靠近时灯光最有帮助。
8,体能还是不够好,导致在雪中行走较慢,走了四个来小时。
9,在获救前我一直在前面开路,离同伴较远在十米开外。因为她希望按我的滑行痕迹走,也怕滑下来撞到我。但事后我一直后怕,如果她求助或受伤,我恐怕很难靠近她。
总之,这次遇险,主要的问题全在于我的自大和自以为是。如果平时能多喝点心灵鸡汤,做到谨言慎行,也许就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前年我在北大湖,碰到雪友叫我一起去树林,我都说水平不灵怎么也不肯去。平时在万龙,雪友们说西区的树林如何好我也都无动于衷。饶是如此,也还是折到了树林里,给大家带了这么多的麻烦和担扰。
这次的事,我也很庆幸,
首先,有北大湖如此专业和优秀的管理团队指挥救援。这次北大湖之行抛开救援一事,雪友们都感到北大湖雪场的管理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
服务质量较几年前相比有了显著改善。感觉雪场工作人员得到了有效的服务意识方面的培训。工作人员的态度与几年前明显不同,见到雪友会主动开门,帮助提雪具,耐心回答问题。
以前三点来钟就停的九索吊厢从初三起都延长到了四点。在上吊厢时,工作人员会帮大家把雪板放入吊厢外的插槽中再让雪友进吊厢。
咖啡吧对面还有免费存放雪具的寄存处。雪鞋在免费寄存时还可以放在烘干器上烘干。雪友们可以只带着自己的衣物雪镜头盔等回到住处,第二天直接在大厅取雪具。
最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大厅里看到旁边一桌在咖啡吧也就是以前的总服务台买了一份披萨,他们开心的告诉我说比城里还便宜,才35元也很美味,同时还告诉我说蛋搭才十元三个。。。这些在两三年前是看不到的,爽滑后吃到性价比超高的美食,绝对是让旅程满意度翻倍的重要条件。
想起雪友们曾说起两三年前某滑雪网站的版主也是不小心在北大湖树林迷路,当时求助于雪场时,雪场根本不愿提供帮助。与此相比,玲和我得到的救援就是天壤之别了。
看到雪场工作人员们真诚的笑脸,想起雪夜在寒风中等待的学文和凯宏,想起在雪中踏行了五六个小时的狼和LEE,想起指挥能力超强、专业水准过硬、却平易近人的何平何总经理,想起雪后睛天下绝美的雪道。这些林林总总加在一起,为本来先天条件就有绝对优势的北大湖雪场,凭添了更多的魅力。


其次,我很庆幸我的同伴是玲,她体能超强,心理素质过硬,为人处事很随和也很独立。遇事不慌张不抱怨,对我有绝对的信任。如果没有她在身边与我相互鼓励,真不知道那夜里的林海雪原会变成什么样的恶梦。
再次,我有这么多关心我们,包容我们的好友:老狼、卡卡、莎莎、老朱,还有听到消息的很多朋友都在雪具大厅一直等到我们回来。在我向老狼求助时,他一直强调不要着急,给我们重要的建议和安心的感觉,最后也是由他迅速联系雪场,才帮助我们走出了无尽的黑暗。
最后,我小小的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惊慌、绝望,还有体力走出林海,背包里有热水、食品,有手电及备用电池。此处可以扔拖鞋和西红杮。
对于本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糗事的我来说,真心希望这篇反面教材可以有一点点作用,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热爱树林野雪的朋友们。对于任何朋友的任何批评和指责,我都全部接受。我不想说这样的经历也是难得的,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它不曾发生,必竟它让太多人牵挂也让太多人奔波劳苦。感谢优秀的北大湖管理团队,因为你们,北大湖变的更有生命力,更加迷人。
后续:第二天,跳哥开玩笑说让我们重走树林,好克服心理障碍,这在围棋领域叫复盘。玲、莎和我第三天真的回到了二号道边上的树林,简单复了一下盘。饶是只在过膝盖的雪中走了不到五十步远,也气喘吁吁。留照片为证,引以为鉴。

附:北大壶山地救援队的声明

各位雪友,春节以来,北大壶滑雪场区域频繁降雪,累积降雪厚度近五十厘米,树林中的总积雪平均厚度已经超过一百二十厘米。如此厚度的积雪,无疑给滑树林爱好者们带来了强烈的快感和福音,同时也引发了每天多次的救援报警。

北大壶滑雪场山地救援队在此强烈提醒各位朋友,除非您对北大壶的山地十分熟悉,并且有丰富的野雪滑行技术以及相应的装备,建议您在快感和生命之间慎重选择,本建议并非危言耸听,在一百二十厘米的天然积雪中滑行一旦跌倒或者雪板脱落,重新站立并且穿上雪板将是您所有经历中最困难的经历之一!如果试图在积雪中徒步行进,在身体健康并且知道哪里是北的前题下每小时的速度很难超过五十米。

北大壶山地救援队十分不希望为您提供服务,但是一旦遇险,请您遵守如下原则:
一,请镇静,既然是自己选择的危险就完全没有理由慌张,尽量详细的告诉我们您的遇险过程,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信息分析您所在的位置,然后制定救援方案,请不要指望救援人员漫山遍野的找您,我们的行进速度也是一小时五十米,相信即使找到您也是春暖花开以后的事情了,所以,位置,您懂得;
二,保持通讯的畅通,具体方法进树林前请问度娘;
三,避免一个人进树林,如有可能请选择有爱心同时比您体力好滑雪技术也好的朋友同行,前题是有爱心;
四,请携带救援哨,如果需要过夜请携带高照度手电,在通讯不畅和夜间,我们需要高频的声音和光亮帮助定位,目前本救援队尚未配备红外线夜视设备,请不要过分相信电影;
五,依旧建议决定树林滑雪前,请审视自己的精神状态,不要太任性;
六,救援产生的费用将由您来支付,具体金额取决于救援的难度,这是国际惯例,相信您能理解。

谢谢!

                                            
北大壶山地救援队队长何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